1

曲德君

??乐居财经 王丽娅 发自北京

??入职新东家官宣3天,曲德君成了新城漩涡里的入局者。事实上早在新城控股(SH.601155)原董事长王振华涉案一事爆发前,今年1月份,曲德君就已经去了新城,知情人很确定地表示。

??相隔一个月,55岁的曲德君两次因身份变更成为焦点。如果说6月5日离开坚守17年的万达和王健林,让外界看来有些可惜;那么,7月8日深夜与自救公告一并宣布的新城人事任命,业界人更能体会到曲德君充当“救火队长”的不易。

??在商业地产领域,曲德君的名字已不陌生,他擅长商户招商、商业综合体运营管理以及企业融资,带领万达商业和团队逐步壮大,也在行业内积累了一定声望。

??“王振华事件”的爆发、儿子王晓松接任新城控股董事长,到新城股票连续跌停直至临危授命的公告发布,从幕后走向台前留给曲德君思考的时间,也不过3天。

??如今,接过“新主”王晓松的信任,被王振华“三顾茅庐”请出山的曲德君,尤其还是负责新城多元化业务中的儿童业态,定背负将新城系解救于水火之中的重任。

??3天的周转

??曲德君的这次任命显得匆忙。

??7月8日是王振华涉案公布的第三天,当天深夜新城控股在收盘当夜密集发布了多份公告,其中就包括曲德君的正式任命。随后新城官方澄清曲德君任命早已是既定计划,但与王振华、王晓松等公司董事会成员变动等消息同时释放,很难不与新城系这场自救行动相关联。

??曲德君补选为新城控股第二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,同时为新城发展执行董事兼副董事长。同其他新城系公司一样,曲德君入职的两家公司均在面临困难。王振华涉案公布以来,新城系三家上市公司市值一度损失约520亿港元。为稳定公司,保现金流,有消息称新城系正在暂停大额的投资,甚至退出已获取项目的股权。

??曲德君这次入职新城发展,合约正是从2019-07-21起为期三年,他将有权收取年度董事袍金600万人民币及酌情奖金。

??新城控股近年规模发展迅速,2018年达到2210亿元,一跃进入全国房企10强,排名第8位。其母公司新城发展,业务核心为新城控股的地产业务,此外还包括医养、儿童主题乐园、影院等其他非核心业务。    

??其中的儿童主题业务,则为依托于吾悦广场的多奇妙乐园,这是针对2-6岁亲子陪伴空间和儿童成长体验相关业务。2015年创立,截止2019年3月,多奇妙乐园已开业52家,年底开业乐园目标为75家,未来三年目标为150家乐园的规模。

??曲德君的入职,担负着多奇妙乐园加速落地的重任。7月10日,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猥亵儿童罪依法对王振华实施批捕。新城的重创业务板块正是曲德君的主抓业务。

??3天的时间,一边是进入另一边是退出。

??天眼查数据显示,7月9日,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备案发生变更,曲德君退出该公司董事行列,新增吕正韬为董事。不过,在万达立下汗马功劳的曲德君,还未完全和王健林撇清关系,企查查公开资料显示,截止发稿前,他还是王健林旗下公司嘉兴万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的实际控制人。

1

??然而,回顾曲德君进入万达董事会的时间是2018年8月,此刻已经在万达供职16年。与进入新城董事会的速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??17年的起伏

??曲德君,1964年生人,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获取经济学学士学位,及财务管理学硕士学位,正如外界所知的是17年万达集团经历,拥有15年以上地产开发及企业融资经验,特别是商业地产相关的经验丰富。

??万达内部人曾如此评价曲先生:万达商管的创始人,其人格局大、一流人品,且对行业的认知预判、专业度、创新及执行力都“高人一等”。

??乐商注意到,万达对外发声,除王健林本人外,曲德君出现的频率最高。这在军队式管理的万达,足见王健林对曲德君的信任及器重程度。此前亦有消息称,曲德君曾在万达的七个核心管理层中,拥有一定的话语权。

??王健林对曲德君在商管领域的贡献,非常认可,因为曲一手搭建了商管的体系,且这也是万达目前最为核心的资产,在行业中的地位,也不言而喻。另有万达人也透露过,曲不但深得老板器重,而且为人温和,也深得下属拥护。

??可曲德君事业峰回路转,就在2016年王健林及其万达最辉煌的一年。王健林期望通过高科技实现战略转型,即万达网络科技集团诞生。因故,深得信任的曲德君也从自己熟悉的商业、金融领域转战万达网科,担任总裁一职。

??当时,王健林对万达网科寄予了厚望,“力争在2018年实现整体盈利,2020年利润过百亿,实现整体上市。”足以看出,王健林及万达的速度与激情,但往往凌厉风格的背后,暗藏着无数的“坑”。

??2017年,当万达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“风波”时,万达网科被传裁员6000人。此后王健林在公开场合回应称,员工一共3000人,怎么可能裁掉6000人。曲德君你怎么也不出来辟辟谣?

??2018年2月,在万达集团总结会上,王健林公开表示对网科集团的失望:“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,就是给了曲德君太多的钱,我跟一些企业家讨论,他们说当初网科少给点钱,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。"

??尽管在外人看来,网科是一个失败的案例,但在万达内部人士看来,作为一个试水项目,曲德君也做了不少创新的尝试。万达的朋友证实:“曲总已基本打通了金融线上与线下的互通,也做了很多线下的沟通,比如银行、三大航空公司等积分互换,都已打通,也做了很多测试,是非常优秀的。"

??网科一战“大败”后,王健林将这位老将安排在了宝贝王集团,任总裁一职。据了解,截至2019年4月,万达宝贝王已开出了100家店,从1到100,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。上任宝贝王之后,曲德君的打法是“致力于产品竞争力的打造”;但集团总裁丁本锡的要求却是加大规模扩张。

??面对与万达的核心资产管理渐行渐远,宝贝王战略落地“掣肘”加之之前的“网科集团”的失利,万达的朋友说,这加重了曲德君的挫败感及委屈感。

??2018年后,曲德君就有离开的想法,但并非付出行动。2018年,也是曲德君来万达16年后,首次进入万达董事会的时间。

??如今,曲德君真正离开万达的时间已经不那么重要。

??或许在有着“小万达”之称的新城,让曲德君更有施展拳脚的空间。只是眼下,先要与新东家一起度过当下困境,这一事件是建国以来上市公司出现的唯一案例,期望今后任何一家公司也不要再赴后尘。

??曲德君再出发,又一次身负重任。